您的位置 : 花朵小说网 > 资讯 主角是方橙盛令延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

主角是方橙盛令延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

时间:2020-09-19 16:33:43编辑:紫真

方橙盛令延是作者鹿悠经典小说中的主角,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,没有套路,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文笔没得说。内容主要讲述住进他家的那天,他冷眼看她,“你想要什么?”“嫁给你,成为你的合法妻子。”她说。他冷笑,“在我这里,只有情人,没有妻子。”和他在一起之后,红毯,代言,影后,她站在了鲜花和掌声中央,却也渐渐迷失了自己。她以为那是爱情,可遍体凌伤才知道,自己不过是一个替代品。这个世界没有人是真的救世主。可她不知道,他步步后退舍身赴死,只是为了不让她死。

《总裁止步,追妻请排队》 第18章 还来得及吗 免费试读

今天的杀青宴办的非常隆重。

出席宴会的不仅仅是这次剧组的工作人员,还有很多圈内知名导演和一线明显,整个宴会堪比颁奖礼。

圣海酒店门口甚至铺上了红毯,更是多了几分星光熠熠的色彩。

方橙刚入行不久,出席这样的场合难免还是会很紧张,尤其又是她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,就更是小心翼翼。

她到酒店的时候,酒店里已经非常热闹,放眼望去,看到的都是平常只有在荧幕上看得见的大明星。

杜导演作为宴会的发起人,自然的成为主持人,把握流程。

他上台致辞,说完了一通感谢的话之后,看向台下,笑着说,“下边有请我们这部戏的女主角季小柔小姐上台为大家说几句。”

一阵掌声雷动,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季小柔那边看过去。

方橙也不例外,只是她看向季小柔的时候,手心冰凉,心口发疼。

因为季小柔穿着一条长裙,挽着穿着黑色西服的萧迪的手,两人站在一起,犹如一对即将步入礼堂的新人,郎才女貌如此般配。

方橙的手握成了一个拳头,微微发颤。

季小柔在萧迪的搀扶下上台致辞,说了很多话,但方橙一句也没有听进去。

直到最后,萧迪上了台,季小柔拉住他的手,眼里充满了柔情,说,“今天,我也要向大家正式介绍一下我的男朋友,萧迪。”

全场哗然。

季小柔这番举动,已经预订了明天的头条。

不仅炒热了自己,也带起了这部剧的话题,一举两得。

萧迪向前一步,伸手搂住季小柔的腰,低头吻了上去。

方橙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,眼前一片模糊。

就在萧迪快要碰上季小柔的唇的那一刻,方橙肩上突然一疼,被一双大力的手攥住,将她翻了个身,揽入了自己怀中。

方橙眼前的视线顿时被一个坚实的胸膛遮住,一片漆黑。

看不到身后台上人秀恩爱的景象,但听得到台下人的欢呼。

一滴泪从方橙脸上滑落下来。

耳旁一个沉沉的声音响起,“不要看,不要听。”

这是盛令延。

……

今晚的宴会也算是圈内熟人朋友们的聚会,大家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得开心。

方橙除了那几个不想接触的人之外,谁也不认识,她没有在大厅内多待,顺着走廊走出室外,看到了靠在墙边的盛令延。

他站在一束昏暗的橘色灯光下,露出一个清冷的侧脸。

方橙顿了顿脚步,觉得盛令延周身围绕着的气场十分吓人,尤其手中还有一支点燃的烟明明灭灭,更是给人很强的压迫感。

她长舒了口气,下定决心,走了过去。

方橙在距离盛令延半米的地方停了下来,问,“怎么不进去?”

一阵夜风吹过,方橙的头发凌乱的贴在脖颈上。

盛令延扭头看她,眯起了眼睛,“我不需要和他们套近乎,闷得很。”

顿了顿,他又说,“可你需要。”

方橙笑了笑,她很清楚此刻自己的状态,每一个表情都控制的恰到好处,她也知道此刻自己嘴角的笑容弧度刚刚好,极具诱惑力。

“如果我身边有一个凌驾于他们所有人之上的人,那我也就不需要和他们套近乎了。”方橙一字一顿。

盛令延原本已经转回去的眼神再次转回来,盯着方橙看了几秒,笑了笑,没说话。

“方便借个火吗?”方橙问。

盛令延依旧没有回答。

方橙扫了他一眼,知道烟和火都在他上衣的口袋内,但是她没有去拿,伸过去的手直接从盛令延的口中抢过了他那支只剩下了一半的烟。

几乎没有半秒的犹豫,方橙吸了一口,烟夹在自己的指尖,因为不熟练和紧张,微微有些颤抖。

这是男烟,味道非常辣,方橙呛得猛烈咳嗽了几声,然后把烟还给了盛令延。

盛令延瞥了一眼回到自己手上的半支烟,滤嘴上沾上了一圈正红色的唇印。

他突然转身,猛地将方橙摁在了墙上。

方橙刚刚那口烟的烟圈吐出来,洒在盛令延眼前。

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盛令延在很近的距离下看着方橙的眼睛,问。

方橙笑,“上次你说的话,现在还有效吗?”

“什么话?”

“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。”

方橙不退缩,直直的盯着盛令延的眼睛,她知道他会懂。

那个晚上在他家,他扔下过一句“五百万留在我身边,女一号,影后,国际巨星,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”。

如今一个月过去了,那些话还算数吗?

总裁止步,追妻请排队

总裁止步,追妻请排队

作者:鹿悠类型:都市状态:连载中

住进他家的那天,他冷眼看她,“你想要什么?”“嫁给你,成为你的合法妻子。”她说。他冷笑,“在我这里,只有情人,没有妻子。”和他在...

小说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