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花朵小说网 > 穿越 > 倾世桃花诺

更新时间:2022-06-21 15:22:53

倾世桃花诺

倾世桃花诺 千苒君笑 著

连载中 卫琬殷霆

经典美文《倾世桃花诺》由著名作者千苒君笑著作的穿越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卫琬殷霆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下面是简介:卫琬穿越之后,秉着“人不犯我我不犯人”的原则,一个接着一个惩治了原主的仇人。新仇旧恨,她一样不落,如今的她不亏欠任何人,更不会让别人骑在自己头上。追求恋爱自由的卫琬,更是不会轻易嫁了人,即便是被暂时的束缚自由,她也有办法金蝉脱壳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入夜。

偏僻的山村内。

一女子左手拎刀,右手拎着一个东西。

仔细一看,她右手拎着的,竟是一个妇人的头颅!

“卫琬,你的仇,我替你报了。”

女人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杀手卫琬,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卫琬。

就在刚刚,她帮原主杀了虐待她的村婆子。

原主本是官家小姐,安逸自在。可自从五年前外祖父获罪后,她的生活彻底粉碎。

父亲逼死了她的母亲,扶正妾室徐氏。

而后,无情的将她丢给乡下村婆子。

村婆子恶毒至极,逼她吃猪食,住猪圈,稍不顺从就是一顿毒打。

卫琬遍体鳞伤,终是没挨住偏头一棍,彻底丧命。

这才有了她的重生。

卫琬一刀斩了村婆子,砍下了她的脑袋,一把火将尸体连同房子猪圈一起化为灰烬。

“接下来,该是卫家了!”

“卫琬,你受的委屈,我会一点一点,帮你讨回来!”

……

月黑风高。

卫琬驾车马车往卫家赶。

一阵打斗声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前面林子里人影闪动,似是有大规模混战。

她不想被卷进去,抽打着马匹,迅速离去。

“站住。”

突然,一男子立在马车前,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男子戴着面罩看不清长相,身上沾满鲜血,似是多处受伤。

但他却依旧站得笔直,极有气势。

“卫小姐,我们做笔交易如何?”

“你杀了林婆子的事情,我替你保密。作为交换,你帮我医治。”

“不然我若报官,就算你父亲是朝廷命官,也保不住你。”

男子迎风而立,衣摆飞舞。

卫琬脸色一变,这人是谁?

不但知道她杀了人,竟还知道她的身份,更知道她会医术!

这两天来,她的确在村子后山到处寻找药草,给自己调养治疗。难不成他一直在跟踪她?

可她竟然毫无察觉!

“你是谁?”

卫琬握紧了腰间匕首。

她暗暗审视着男子,一边观察他的伤势,一边暗想着自己若是动手,能有几分胜算?

“不重要。”男子似看穿了她的想法,轻笑道,“卫小姐也别想杀人灭口,你打不过我的。”

不等卫琬回应,男子掏出两锭银子:“这些,可以当做诊金。”

卫琬眸子凝了凝,这刀光剑影的古代,不知道对方实力,她的确不敢贸然行事。

一不小心,就会丢了性命!

而且,这两锭银子……

她就是因为没钱住客栈,才迫不得已连夜赶路,又冷又饿!

遂她收起脸上冷意,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笑着从他手上取走了银子,“好。有钱好办事!”

男子怔了半瞬,就这么谈成了?

早知道一开始就拿银子出来了!

马车里,卫琬收走了男子的长剑,确定没有威胁之后,这才点燃了火折子,开始医治。

她一把撕开他身上衣裳,顿时不禁暗吸了口凉气。

男子的身上的伤,比她想象中要严重的多。

此时,卫琬不禁有些后悔。如果自己动手,胜算定是极大。杀人灭口,再夺钱财,永绝后患!

“好看吗?”男子问。

卫琬收回思绪,“嗯,还行,皮肤还挺白!”

罢了。

就当是给自己积福了。

男子扬唇笑了,眸子里有几许深浅不定的光,“小小年纪,就会调戏人了!长大还得了?”

卫琬没有接话,她检查着伤口,眉心逐渐拧起。

“你中毒了,剪刀树!”

“剪刀树?”

“别名见血封喉。中毒者四肢会逐渐麻痹,头晕目眩,更甚者呕吐不止。不到一个时辰,便会四肢痉挛而亡!”卫琬解释。

此话一出,男子神色间透出几许沉重,声音却依旧清冷平静,“竟然是见血封喉!”

江湖第一剧毒,无药可解!

“嗯。”卫琬点头,端详着发黑的伤口,“应该是将毒抹在了刀口上,渗入血液。”

闻言,男子强撑着身体就要起身,“既此毒无解,我便不打扰姑娘了!”

下一秒,卫琬按住了他。

“能解!”

说罢,她伸手到男子跟前,“就是有些棘手,得加钱!”

“……”男子掩去眸底震惊之色,“我全部身家都在你手里了!”

卫琬睃了一眼他的腰间,“不是还有一枚玉佩么?”

“这个不行,这是娶妻用的,你想做我未婚妻?”男子将玉佩拿在手里,盯着卫琬道,“卫小姐若能救我,他日我一定奉上黄金百两!”

这种话,一听就不可信。

黄金百两,整整五千克,放在现代那可是两百多万!

就算在古代,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吧!

她并不觉得这名男子能拿出这么多钱。

罢了,好歹还有两锭银子。

卫琬拿出了一些药粉,撒在伤口上,又给他内服了药汁。然后取出银针,一一扎进男子身体。

期间,男子一直观察着她,眉眼微弯。

眼前女子虽穿着破布旧衣,脸颊清瘦,一副乡下野丫头的样子。但她神色动作,皆是从容不迫。

那双清澈的眸子里,更是透着一种不符合她年龄的睿智和冷静。

卫琬没看他,却忽而出声道:“看出什么来了吗?”

男子笑笑,靠在马车上。尽管伤势严重,也被他靠出一股雍容的气度来。

“你的医术是从何处学来?”

时辰刚好,卫琬取下他身上的银针,“毒一个时辰内会解,伤口也给你敷了药。下车!”

答非所问,男子也并未继续深究,只是笑道,“收了我的银子,就赶我走,是不是太没良心了?”

卫琬道,“银锭子是药费,不是照料费,更不是我给你提供马车休息的住车费。下去!”

男子默了默,“我怀中还有两片金叶子!”

卫琬脸上的冷漠顿时被笑容代替,“真是的,早说么。”

男子:“……”

卫琬重新伸手到男子跟前,“拿来吧!”

男子微微仰头朝她笑着,苍白的脸上难掩风华,“想要,自己拿。”

卫琬凑上前,毫不犹豫的伸手朝他衣襟里探去。

男子脸色变了变:“真是粗鲁!”

卫琬并不在意,果真在男子怀中掏出两片金叶子。

火光照耀下,发出金灿灿的光芒。

甚是好看!

当下,她再次探手往男子另一边怀中又摸了一把。

“看看这边还有没有。”

男子吸了口气,“真没了。”

另一边没有摸到,卫琬只好作罢。

一番折腾,天色已经逐渐放明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男子忽然开口,打破了马车内的平静。

卫琬把玩着手中金叶子和银锭子,“怎么,想以身相许?”

男子浅笑,垂眸理了理身上衣裳。袖子遮掩下,他取下了腰上玉佩。拱手道,“多谢卫小姐救命之恩,在下一定铭记于心。告辞!”

说罢,他闪身跳下了马车。

卫琬想要阻止,却没来得及。

看着逐消失在林子里的身影,她眉心不由得蹙起。

知道她的身份,跟踪她,还询问她的医术……

这个男子究竟是谁?

罢了,萍水相逢,大抵是往后也不会再见了!

卫琬收回视线,正要继续赶路,却发现了放在软枕上的玉佩。

不是娶妻用的吗?为何如此粗心落在她的马车上。

此时,一道声音远远飘了过来。

“山水有相逢,卫小姐,我们会再见的!”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