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花朵小说网 > 都市 > 军哥哥的淘气小丫头

更新时间:2022-01-13 13:48:17

军哥哥的淘气小丫头

军哥哥的淘气小丫头 佚名 著

连载中 时忆战夜

这本已完结小说《军哥哥的淘气小丫头》主要是描写时忆战夜的事情,作者佚名以男女主之间的感情纠葛作为主线收获了大批读者的关注。厦门动车站,时忆检完票,抱着旅行包玩儿命地奔跑起来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后天。”

猛一抬眼:“这么快!”发现自己反应过激,难为情地收回眼,“你们大老远来一趟北京,都没有自由活动的时间?”

“有,明天。”

抿抿唇,话里有话地问:“打算怎么过?”

“还没决定,没人陪的话就睡觉对付一天。”

“一个大团长怎么会没人陪?手下那么多兵……”

“我重新说,没有女人陪的话就睡觉对付一天。”

“我不是女人啊!”时忆狗急跳墙了,“你就直接邀我明天陪你出去压马路会死啊,非要故弄玄虚跟我玩文字游戏,讨嫌!”

战夜自嘲:“没办法,被罚过一次冷板凳的男人开口前总会瞻前顾后,宁愿少说少错,也不敢再冒进了。”

知道他在说高铁受她冷遇这茬儿,时忆内心一阵羞愧,又以壮士割腕的勇气厚脸皮一回,嘿嘿嘿地尬笑,企图囫囵揭过这茬儿。

她在高铁上装模作样假清高完就吃回头草了怎么着吧!

喜欢的要死缠烂打,不喜欢的要快刀斩乱麻,从小党和国家就教育我们做人要旗帜鲜明、立场坚定,拒绝当“两面人”!

对面的小女人满脸“求放过”的讪笑模样闪动着惹人怜爱的光辉,战夜极其自然地伸手捏捏她的颊畔,明亮的双瞳覆盖着温柔水色,像宠溺自己心爱的孩子般说道:“智者千虑,必有一失,一点错误都不犯的人是没有的。党对待犯错误的同志不会揪住不放,无限上纲,一棍子打死。我的意思是,看在你们学校饭菜不错的份上,暂且饶恕你月前在高铁上对我所做出的错误判断。”

一大段不伦不类的话惹得时忆想翻白眼,手指的亲昵碰触又让她心头猛得一荡,拨开他的手,噘着嘴嘘他:“别动不动就党言党语,我代表党通报批评你一次。”

看看他们的对话,拿严肃的党纪党规来充当调情的催化剂,这都什么人呀!

郎情妾意又不开诚布公,就可劲儿的兜圈子玩文字游戏,婆婆妈妈的,不写他们了!

且说林慧多数时候是和男友陈文军一起吃三餐的,今天上午数学和外国语举办篮球友谊赛,陈文军代表专业出征。

昨晚两人坐在操场上谈情说爱,阴天风凉,陈文军还锁着人直到很晚才肯放她回宿舍,结果今天她就光荣感冒,陈文军就没让她去篮球场观赛。

一般林慧不待在家属身边,就是跟着时忆混。

时忆见色忘友、跑走之后,林慧就自个儿在食堂吃饭。

没吃几口,看见陈文军陈一柏丁明三人迎面走来,双陈穿球服,丁明穿便服,应该是去观赛的。

陈文军目光隔着老远就锁定她,陈一柏脸色阴沉,丁明走在三人中间叽叽喳喳说着刚结束的球赛,可惜双陈心神都在别处,他被无视得很彻底。

丁明又何尝不知道自己被无视,又能怎么样,他说他的,管他们呢。

三人走到林慧桌前,她仰头看着陈文军推了推镜架,温柔地问:“你们比赛结束了?”鼻塞让她说话时声音瓮声瓮气的。

陈文军回她:“昂。”刚比赛完,他和陈一柏都是浑身热气腾腾,球衣湿透,颊边淌汗,女友低哑的声音听得他微皱眉宇,“我们去打饭。”脱下斜跨的胸包、护腕放在桌上。

林慧看一眼走向打饭窗口的三人,吸吸堵塞的鼻子,低头安静吃饭。

三人很快端着餐盘走回来,林慧在陈文军坐下前拿起他的东西,放在自己旁边的圆凳上。

陈文军往她餐盘边放了个鸡汤瓦罐,罐口热气氤氲:“喝了它,小心烫。”

林慧推推镜架,温吞又温柔地说:“谢谢”

丁明一屁股坐在陈文军旁边,装模作样地咳嗽,林黛玉似地***:“我也感冒了,也想喝爱心瓦罐,我皮厚不怕烫。”

陈文军特嫌弃他地低吼:“死开!”

丁明傻乐着往嘴里塞饭,没把他的话当回事。

他一天能被舍友骂“死开、滚开”十来回,今天这才哪儿到哪儿啊。

林慧和陈文军大一就成了班对,平时少不得要被拿来当消遣的噱头,其中数陈的舍友尤甚,陈的舍友中又数丁明尤甚,她被丁明调侃的次数一多,就挺怕跟丁明打照面。

陈文军看着细嚼慢咽的林慧,问:“怎么一个人吃午饭,时忆呢?”

话中的某两个字戳到陈一柏的敏感点,吃着饭竖起耳朵。

丁明斜瞥他,了然一乐,心中老气横秋地咏诵: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茶饭不思,上球场争风吃醋。

林慧看向陈文军:“她说校门口有人找,没吃饭就跑走了。”

陈一柏马上问:“谁找她?!”

林慧答:“不知道,她没说。”

丁明惊异地追问:“你说时忆用‘跑’的去见找她的人?”

林慧垂眸避开他,嗯了声。

丁明搓着下巴故意自言自语给某人听:“是什么人值得时忆那么紧张用跑的去见?啧啧啧,她的爱慕者分布真广,专业一个,外国语一个,校外一个……”

陈文军嘶了他一句:“你能不能用饭堵上自己的嘴?”

丁明无辜地耸肩,见好就收,不然回宿舍后免不了挨一顿cei。

陈一柏不是滋味地吃着饭。

月前他约时忆出去谈心,没想到时忆看着软萌逗趣,心却那么硬,说兔子不吃窝边草、对他没感觉云云,直接判他“***”,毫不拖泥带水。

他这才认识到事态的严重,想起陈文军对他的告诫,反思自己确实观察时忆观察得太久,就应该趁大一她刚上大学还傻了吧唧的时候把人先抓在手里。

现在好了,留来留去留到大二,让学校里的其他孙子有时间注意到她。

追的人一多,她就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,分不出个好坏优劣。

原以为是外国语那个也在追时忆的孙子从中作梗,时忆受他蛊惑才拒绝自己,就把这笔账记到他头上。

听说上午的友谊赛这孙子有上场,他便也请求参赛。

比赛时故意犯规带球撞他、冲撞、推他……这孙子显然也知道他是谁,不甘示弱地犯规反击,闹到最后差点在篮球场上打起来。

刚才听林慧所言,搞了半天蛊惑时忆的另有其人,他寻晦气还寻错了对象。

既然不是北师大本土的孙子,会是哪里冒出来的孙子?

北邮?北电?中国政法?

别猜了,中国人民***里冒出来的孙子!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