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花朵小说网 > 重生 > 重生后我嫁给了残疾大佬

更新时间:2021-04-02 12:08:41

重生后我嫁给了残疾大佬

重生后我嫁给了残疾大佬 行灯中下游 著

连载中 阮寒星霍沉

重生后我嫁给了残疾大佬男女主角为阮寒星霍沉,是行灯中下游倾心巨作,正在快看火热连载中。全文讲述了阮寒星死后才知道,她所在的世界,只是一本以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阮未思为主角的甜宠文。而她,不过是着色寥寥几句的普通炮灰,死得无声无息。重生回19岁,对父爱的渴求全都散去,曾经争强好胜的她彻底佛系了。替嫁?给钱就没问题。丈夫是残疾有心理问题?当个豪门咸鱼阔太它不香吗?这一辈子,她不想再去谋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只想安安稳稳守着自己的家人朋友好好过日子。说好早死的男人勾起唇角:没关系,欺负我老婆的,我来收拾!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阮寒星,我告诉你,今天你嫁也得嫁,不嫁也得嫁!”

阮寒星恢复意识的第一秒,就听到这熟悉的话。

掐了自己一把,疼。

她的心头涌上不敢置信的狂喜,猛地冲去洗手间,看着镜子里那个眉眼桀骜、满脸胶原蛋白的少女,眼泪差点掉落下来。

她重生了?!

“阮寒星!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!”男人气急败坏,大吼着冲了过来。

狠狠地扯了她一把,厌恶地骂道:“在贫民窟里长大的,果然一点教养都没有!”

“爸爸,你不要生气了。”一个清秀柔弱的女孩挽住男人,语气温柔:“姐姐刚醒,心里可能还有怨气。您别生气,好好跟姐姐说......”

这熟悉的充满绿茶气息的语气......

阮寒星沉了沉眼眸,讽刺地道:“我怎么可能有教养呢?谁不知道我阮寒星是个有娘生没爹养的孩子,能活这么大已经是上天开眼,哪来的教养?”

“我说得对吗?亲爱的爸爸。”

没错,面前的中年人是她的亲生父亲阮泽明,而少女则是她同父异母,只比她小了三个月的妹妹阮未思。

阮泽明在阮寒星的妈妈程青孕期出轨,小三江秋雨在程青临产之前找上门来,激得程青难产大出血而亡。

共同白手起家,一起吃苦奋斗的妻子被活活气死,阮泽明转头娶了小三,把阮寒星扔给了自己的岳母不闻不问。

阮寒星从小跟着外婆,靠外婆捡垃圾在贫民窟养大,如今,这个所谓的父亲才找上门来。

而讽刺的是,他能想起她这个女儿的原因是,他的宝贝女儿阮未思定下婚约的未婚夫半年前出了车祸,双腿残疾,公司也被别人接手,可以说现在是一无所有。

阮泽明和江秋雨怎么舍得自己的宝贝儿受这种苦?可是他们又不敢得罪霍氏,最后只能将主意打到阮寒星的头上。

“混账东西!”阮泽明大怒,想也不想地抬手要打:“你就这么跟你爸我说话?!”

然而他的手到了一半,怎么也落不下去。

轻轻松松抓住他的手,阮寒星嘲讽地勾唇,手上的力气不减分毫:“你找我之前,难道没查过吗?我在贫民窟从小打的架,比阮未思喊你爸的次数都多。您人到中年,被酒色掏空了身子,最好还是不要跟我动手。”

“寒星,快住手,这是你爸爸啊!”江秋雨见势,忙假惺惺地劝道:“这么多年没见,你爸爸的心里也是有你的,你可不要听你外婆的挑唆,误会了我们......”

“啪!”

话还没说完,阮寒星抬手就是一个巴掌甩了过去。

“啊!”

“阮寒星!”

伴随着阮未思的尖叫和阮泽明的怒吼,阮寒星嘴角的笑意更大:“江秋雨,是谁给你的自信,让你到我面前充长辈的款?”

“我劝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晃。毕竟我没什么教养,气急了只会动手打人。到时候脸被扇肿了,丢人的可不是我。”

“姐姐,你怎么能这样?”阮未思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:“爸爸妈妈是长辈,我知道你心里有怨,但是也不能动手啊......”

“一个小三生的孩子,也配过来教我做事?”阮寒星嗤笑:“阮未思,你最好也闭上嘴。你们母女两一个老白莲一个小绿茶,我看到就烦。烦了,就想动手。不信你可以试试看。”

阮未思攥紧拳头,指甲陷入掌心。

就算江秋雨已经成功上位,但是她母亲是个小三这件事一直是她人生的污点,知情的人家都看不上她们母女。

可这个阮寒星,偏偏往她的痛脚上踩。

江秋雨也恨得咬牙,扯了扯阮未思给她使了个眼神。

他们还有用得上阮寒星的地方,现在没必要因为这点口舌跟她闹。

看着妻女泪眼盈盈,却又充满信任依赖的目光,阮泽明的大男子主义得到了满足,呵斥道:“阮寒星,我看你真是不知所谓。看看你这粗俗的样子,哪一点像是我的女儿!”

“什么样的人家能够看上你?”瞪她一眼:“我毕竟是你爸,还是要操心你的终身大事。反正你也不上学了,收拾收拾,这两天就嫁过去,听到没有?”

阮寒星垂下眼,扯了扯嘴角:“要我嫁也可以。”

“你不要不识好歹,霍氏霍家,就凭你一辈子都攀不上......”喋喋不休的阮泽明猛地瞪大眼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霍家要是真的这么好,你怎么不让阮未思嫁过去?”阮寒星冷笑:“虚的就不用说了,让我嫁可以,我要一套西街的房子,其次还要一百万,少一样都免谈!”

“孽障!你竟然还敢跟我谈条件?!”

阮泽明还要再骂,却被江秋雨一把拉住。

“寒星毕竟没在身边长大,想要点东西傍身也是应该的。”江秋雨强忍心痛,堆出一脸体贴大度的笑,道:“嫁女儿哪能不给嫁妆呢?泽明,我知道你心里也是关心寒星的,就不要别扭了。寒星要,就给她吧。”

她心里的算盘打得啪啪响。

西街的后面就是贫民窟西街后巷,一套房子也没几个钱,一百万也不过是两个包的钱。

用这点钱解脱阮未思,还能保全名声,再好不过了。

“这个孽障。”阮泽明显然也想明白了,沉着脸:“我当爸爸的还能亏待你吗?”

“亏不亏待的,我这十九年第一次见到我的亲爹,找他要点东西,应该不是难事吧?”阮寒星只觉得好笑:“什么时候把东西送过来我就什么时候嫁。时候不早了,你们一家也赶紧走吧。一会儿我外婆回来,看到不三不四的人影响胃口。”

阮泽明被她阴阳了一句还想再骂,江秋雨却不想再耽误时间。

目的已经达成,她也不想呆在这小破房子里,跟阮未思一起把阮泽明劝走了。

阮寒星正要关门,一个身影猛地冲了过来,一把抱住她:“寒星!”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