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花朵小说网 > 重生 > 重生之嫁给前任他哥

更新时间:2020-06-17 14:50:38

重生之嫁给前任他哥

重生之嫁给前任他哥 六彤 著

连载中 陈怀安梵清逸

有不少朋友在找一本叫《重生之嫁给前任他哥》的小说,这本书是大神作者六彤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,大家可以在本站在线阅读全本小说,下面是精彩内容:前世手刃渣男渣女,含恨投湖。重生虐完渣男渣女,想消停的过日子,却难上加难。在得知渣男欲向皇上请旨赐婚之时,找到二皇子:我想嫁你,你娶不娶?二皇子傲娇的扬着头:你把我梵清逸当成了什么人?你想嫁,我就得娶?沈香伶冷声道:既然如此,那我就嫁给陈怀安,当你表嫂好了。你大胆!二皇子气急,却怕她真的去找陈怀安,忙不跌的进宫去请旨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瑞王府,蘅芜院的偏殿,一个身穿月白色锦缎窄袖褙子,眉目如画,弱柳扶风的女子,虔诚的跪在蒲团上,闭目诵念着***。

房门被人一脚踹开,一个穿着紫色锦衣,面如冠玉的男子走了进来。

女人的身子抖了一下,却并没有回头。

“沈香伶,你在这里装什么呢?”男人上前一脚踢在了女人的后背,女人猝不及防,撞上了身前的香案,香案上的观音菩萨像“啪”的掉到地上,摔了个粉碎。

女人顾不得去擦额头温热的血渍,尖叫着扑在了观音象上,眼泪滚滚而下。

华一大师说了,要诚心供奉佛祖七七四十九天,才能让沈家上下一百二十一人得以超度,今天才第九天。

沈香伶仰头瞪着他,恨意滔天。

“还敢瞪我?”男子脸色狰狞,抬腿又踢了她一脚:“你竟然趁我不在家打掉清枝肚子里的孩子?谁给的你胆子?”

沈香伶的手掌摁在佛像的碎瓷上,鲜血瞬间染红了地面。

她隐忍的咬紧下唇,一言未发。

“你挤兑清枝时,不是挺伶牙俐齿的吗?现在贪生怕死,不敢再说了?”男人居高临下的站在那,一脸的不屑。

“你们沈氏一族心思歹毒,天理难容,就算你天天吃斋念佛,也不能把他们从十八层地狱里解救出来!”

“你胡说!”沈香伶听他说的如此恶毒,立刻就跟炸了毛的花猫似的,想到蒲团下面的匕首,心里一横。

她快速的摸出匕首,从地上一跃而起,走到男人跟前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刺进了他的身体里,猩红的杏眸,瞪着他道:“梵青辰,你和柳清枝才是真正的***!你们狼狈为奸陷害忠良,让我们沈氏一族枉死,你们才应该下十八层地狱!”

“你......你竟然敢......”梵青辰震惊的看着她,万没想到,这个如同丧家之犬的女人竟然敢用刀扎他。

“我有什么不敢?”沈香伶对着他璀璨一笑,露出珍珠般白亮的牙齿:“我本来想让你再多活四十天,可你偏急着要死,那我索性就成全了你!”

沈香伶说完,把刀又用力的往前捅了捅,然后再迅速的抽出来。

看着用手捂着伤口,满脸不可思议的男人,沈香伶嘲讽的拿出粉色的丝帕,把匕首上面的鲜血擦干净,将帕子往瞠目结舌的男人脸上一扔。

帕子在男人煞白的脸上留了点点血迹,轻飘飘的落在了两人之间的地上。

沈香伶姿态优雅的把藏青色披风包裹在自己被染了鲜血的外衫上,扭头对靠在柱子上的男人低声笑道:“你不是喜欢柳清枝那个***,还舍不得你们之间的孽种吗?你放心,你虽无情,但我不能无义,咱们毕竟夫妻一场,我会让她陪着你下地狱,最好能跟我们沈家人在一起,让他们好好的‘侍候侍候’你们。”

沈香伶咬牙切齿的说完,扭着纤细的腰肢,千娇百媚的出了房间。

伴着关门声,男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张嘴想喊人,可嘴才一张开,嘴角就源源不断的流出了鲜血。

沈香伶出了蘅芜院没走多远,就看到甬路对面浩浩荡荡的走来一群人,而走在最前面,穿着一身桃红色衣裙,打扮的光彩照人的正是她的表姐柳清枝。

“谁准许你出来的?”柳清枝语气不善的看着她,道:“王爷不是将你关在蘅芜院,终身不得踏出半步吗?”

沈香伶看着她,淡然的笑道:“柳清枝,我现在还是瑞王妃呢,你就敢对我这种态度?”

柳清枝柳眉倒立强压着怒火,道:“你一个罪臣之女,早晚得死,有什么可张狂的?”

“此言差矣!”沈香伶挑了挑眉,慢悠悠的说道:“如果皇上故念旧臣,不想赶紧杀绝呢?那你恐怕就永远都得当个妾室了吧?”

柳清枝面色微沉。

“听说你这次流产,也不能再怀孕了,你还怎么母凭子贵呀?”沈香伶用手捂在嘴上,笑的好不乐快:“再者说了,就算我死了,那你充其量也不过是个继室,还是比我这正室原配要矮那么一阶,有什么可得瑟的?”

柳清枝的脸色更加难看。

她对着身边的大丫鬟寒霜递了个眼色,寒霜忙带着所有的下人都退到了十步外,远远的守着。

柳清枝迈前一步,眼毒如蝎的低声问道:“沈香伶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四叔在南山?”

沈香伶的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
“我让人往南山送了一封信,告诉你四叔,沈家因通敌被灭门,仅存的嫡孙女终身被囚禁瑞王府中,生不如死,你猜他会怎样?”柳清枝看着沈香伶脸上惊慌,很满意的挑起了唇角,“跟我做对,你还太嫩了些!”

“是吗?”沈香伶眼眸一沉,往前迈了一步,披风下紧握着的匕首,狠狠的捅向了柳清枝,嘴角勾起一道漂亮的弧度:“你真是高看了你自己!”

话音一落,沈香伶就拔出匕首,接着又连刺了两下,血花“扑哧”“扑哧”喷了沈香伶满身。

“啊——”柳清枝尖叫出声,从嘴里喷出了一股鲜血,她着身子便朝后仰倒了下去。

不远处的婢女看着沈香伶手里不停滴血的匕首,大惊失色,,尖叫着四蹿,却没有人敢上前。

沈香伶看着地上躺着的女人,“柳清枝,我已经写了御状,告到了大理寺,你们柳家,还有承恩伯府也同样死无葬身之地!”

“你......你......”柳清枝用手指着沈香伶,嘴角不停的往外流着血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沈香伶上前又用力的踹了她几脚,见她身子歪到一边,吐血吐的更凶,而远处又有王府护卫跑了过来,她才边大笑着,边走向了太明湖。

“可怜我沈氏一族,因我一人执念,毁于一旦!我沈香伶愧对沈家列祖列宗!”

说完,她纵身跳进了太明湖。

刺骨的冰冷瞬间将她紧紧包围,虽然冰彻心底,却让她感到了惺惺相息的温暖。

随着她身体的下沉,那致命的窒息感,让她不由的张开了嘴,湖水立刻涌进了她的嘴里,“啊——”

随着这声尖叫,她一下子坐了起来,睁开了黑白分明的杏眸......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