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花朵小说网 > 仙侠 > 我与师兄去流浪

更新时间:2020-05-25 12:58:52

我与师兄去流浪

我与师兄去流浪 小妖叮当 著

连载中 赵小白紫月

精选热书《我与师兄去流浪》由著名作者小妖叮当最新写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,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赵小白紫月,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,全文主要讲述山里面,天上边,到底有没有住着神仙?某人修仙的故事。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喔……”

一声鸡叫,天亮了。

青鸾峰上。

云雾袅娜,林木青翠,鸟语花丛。

时有五彩的剑光划破山峦的静谧,云中御剑的身姿翩若惊鸿。

一派仙家气象。

半山亭。

两个衣袂飘逸的道人,一着蓝袍,一穿灰衣,正在下棋。

边上站着个十二三岁的女童,长的明眸皓齿,挽着漂亮的发髻,云鬓飘散。

亭内黑白二气交相辉映,杀气迷漫。

可下着下着,灰衣人渐渐举棋不定,脸色也绿了起来。

小女童见之,不免暗暗摇头,心道:啊也,师伯这是,又要输啦!

“咚咚!”

“锵锵!”

“滴滴滴…咑噹......”

山顶白云之中,突兀地响起一阵粗暴的鼓乐,听起来像是,谁在那里开音乐会了。

锣儿钹儿,琴笛笙箫,很齐全的。中间还夹杂着,恼人的“嘭嘭嘭”的敲打声。

据说这东西叫做“架子鼓”,质量很次的那种。

俄儿,便听到有个正处于变声期的男声,像公鸭叫似的唱了起来:

“ā...á....ǎ...à..哦!

..ā...á....ǎ...à..诶!

阿的弟,阿的刀,阿的大的提的刀……”

也不知唱的什么鸡尔玩二,又还忽高忽低,幽咽跌宕。转折处那可真的是气若游丝,高亢时简直把天上的白云都要惊散。

直听得人上气不接下气,心情忐忑之极,不知怎样才好。

灰衣人才听了几句,就已忍无可忍,怒道:“这个赵小白,又开始了?”

“师弟啊,你看看,你这都收的什么狗屁徒弟!

“这棋可还怎么下?”

蓝袍人端起茶壶,胡子抖了抖,微笑道:“嗨!你又不是不知道,他今日这已经算特别安静了。”

“他若是像平日那样鬼哭狼嚎,这局棋你哪还能撑到现在?”

边上小女童“噗次”一笑,不小心露出了牙齿,急忙掩口。蓝袍人对她眼睛一瞪,问道:“紫月,你倒说说看,他平日里都吼些什么来着?”

小女童急忙神色一敛,答道:“师父,五师兄他有时吼得痛砌心扉似的,让人记不住都难,弟子倒也学了一些。”

蓝袍人手指连点,道:“学唱一二句试试。”

小女童赶忙说了声:“是,师父。”

她想也不想,学了师兄的作派,神思悠远,仰天长叹,放声大吼道:

“我的心~儿…又飞回了故乡!”

山林扑簌,落叶飘飞,鸟雀四散。池塘边几只蛤蟆始料不及,纷纷“扑通扑通”往水里跳。

灰衣人吃了一惊。

看着小女童突然变作疯丫头,还真有三分像山上那人的鸟样,不禁目瞪口呆!

“啪”的一声将手中子扔进棋坛,仰天长叹道:“古人说,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。诚不我欺焉!”

一连叹了三声,然后话题一转,说起了另外一件令他烦恼的事情。

“就在前几日,后山【灵田管理处】有人来诉苦。”

“说你这弟子,把些看管樱园的猴子老虎豹妖之流,都请到山上学拉胡琴,或者打鼓吹萧。”

“我说师弟啊。”

“山中无历日,神仙岁月长。修仙之人难免情怀寂寞,他聒噪些也就罢了!”

“可灵田里的樱桃失了看管,老是被人偷吃,这一年一度的中山蟠桃宴,今年咱们北山拿什么作礼物?”

蓝袍人并不在意,笑道:“师兄想多了,那么大片园子,哪偷得完?”

“再说,小白他不是在苦楝树上嫁接了许多葡萄吗,到那时节,葡萄也该成熟了吧?”

灰衣人一听,脸上气得更绿,胡子都快掀了起来。

忍不住地骂道:“苦楝树上嫁接葡萄,亏他想的出!又苦又涩的,那是能吃的东西吗?”

蓝袍人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表情,嘴里哼道:“难吃你还吃那么多干啥?”

“再说,去年不是已经罚他面壁思过了吗。”

“小白说了,去年的葡萄品种不好,今年又育了新种,个大包圆。”

灰衣人刚刚浅浅啜了口茶,闻言“噗”地一声喷出大半:“他那也算面壁思过?”

“你难道没有看见,思过涯上,好好的一块黑玉,竟被他暴殄天物,胡乱刻了首歪诗?”

“那什么,危涯高百尺,别去摘星辰。不敢放大屁,恐怕跑不赢。”

“他这是,存心要……哼哼!”

蓝袍人眯眼微笑,伸出一根手指弹了弹衣袖上的茶水。

说道:“我这徒儿,诗文那是极好的,不过就是有些喜欢恶作剧罢了。”

灰衣人终于气急败坏,嘶声叫道:“你…你、有其师必有其徒,你这青鸾峰上,简直蛇鼠…嘿嘿,一窝!”

似乎是觉得这话说得也太狠了点,他吃了一惊,心里有些后悔,不由长叹了一口气,纠正道:

“你这里,为什么,就没个正常点的人类?”

说完,他摇头不止,气咻咻地起身,跺了几脚,瞬间化作一缕轻烟,惊鸿一瞥一般冲上了天际。

云中有像破锣那样的声音遥遥地响起:“我、我……嗨!我明日再来下过。”

“赶明儿,让那混小子别特么嚎了!”

也不知灰衣人用了哪一门仙家***,这“嚎了”二字,竟然群山传响,回音不绝于耳。

蓝袍人看着空中飘渺的云烟,缓缓摇头。

对小小女童说道:“去,把你五师兄叫下来,为师今日要考较他的功课。”

小女童低首,微微一福,道:“是,师父!徒儿谨遵师命。”

手中一柄巴蕉小扇晃了几晃,举步上山。

山顶上悠扬的丝弦余音袅袅,牵心动肺,她脚下竟情不自禁地踏着这分明的节奏,蜿蜒向前。

抬眼四望,群峰削壁千仞,奇树秀竹,繁花似锦,清溪在石头上潺潺流过。

可见雕梁玉宇,飞檐画角,掩映山水间。

青鸾峰高险,外形如蘑菇,山腰一个细细的柄,撑着一个大大的葫芦瓜;山中奇石嵯峨,古树参耸,枝桠成径,直上高崖。

小女童漫步在树枝上,看了一眼山涯下原本光滑如镜的石壁,顿时吃了一惊!

如此漂亮的一块白玉,师兄什么时候,竟在那上面涂鸦了?

细细分辨,这字啊,果然是用长剑刻出来的。

读来乃是:

大江东去,浪打浪。

十倍的浪花,让你浪。

太阳一出,闪呀么闪金光。

一个个大字如银钩铁划,气势嚣张,却又如行云流水,圆转如意。

***之气无敌!

她不禁心中暗惊:山上传闻,师兄好高骛远,不学无术,可看起来,书法却是没的说啊;

就他这刻字之时流露出来的青鸾剑意,恐怕都快要超过师父了吧?

只是,作为一个高年级同学,他这写的,都什么狗屁诗词啊。

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: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